快捷搜索:

对于游戏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也初现端倪,网络出版新规最大的受害者

日期:2019-12-31编辑作者:游戏杂谈

福音!出版新规正式实施,“网络出版许可证”非游戏公司必备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03-13 深度

国产网络游戏必须具备“一证三号”才能运营

来源:转帖 日期:2010/7/14 10:47:31 作者:962 962乐游网 → 首页 → 游戏资讯 → 游戏杂谈 → 国产网络游戏必须具备“一证三号”才能运营

[乐游网导读]国产网络游戏必须具备“一证三号”才能运营

日前,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孙寿山在大连召开的2009年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表示,根据新的法规要求,国产网络游戏的管理将改“备案”为“审批”,审批权将下放到各省新闻出版局。

长期以来,总署对国产网络游戏出版审批实行的是备案方式,审查标准宽泛,出版单位自由裁量权较大,加上有的受利益驱动而降低审查标准,使一些不良网络游戏得以上网运营。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经总署慎重研究决定,将国产网络游戏的审批权下放到各省新闻出版局,委托其履行审批职责,审批结果报总署备案。同时,总署还表示,国产网络游戏也必须要具备“一证三号”后才能正式上线运营。

孙寿山称,从2010年6月起,凡是没有经过新闻出版总署前置审批并获得具有网络游戏经营范围的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的企业,一律不得从事网络游戏运营服务。对那些依法经营、讲究信誉的企业将纳入许可范围;对有法不依、一再违规的要靠这个门槛加以淘汰。

同时,总署还规定无论是进口网络游戏还是国产网络游戏,都必须拥有“一证三号”才能上线运营,而国产网络游戏也必须经过各省新闻出版局审批才能运营。经前置审批和进口审批后的增加新版本、新资料片,或者变更运营单位的,必须重新履行前置审批或进口审批手续,否则总署将按非法出版予以取缔。

总署还表示,将加强对外资进口网络游戏出版运营的监管。网络游戏运营是网络出版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网络出版作为新的出版业态,必须按照国家出版法规依法经营和管理。孙寿山指出,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均禁止外资进入出版领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也未承诺开放出版服务领域,因此中国政府有权自主决定相关领域的外资政策。2009年9月底总署等部门发布《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三定”规定〉和中央编办有关解释,进一步加强网络游戏前置审批和进口网络游戏审批管理的通知》中的原则并非新的政策,而是对以往规定的重申。

另据了解,总署今后将进一步完善和规范网络游戏审查标准,建立网络游戏违规档案信息数据库,并进一步完善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严厉打击“私服”“外挂”等非法活动,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新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不日将颁布,竟然有许多想说的话,不吐不快,所以说开来。很多人关注的是外资和服务器问题,但实际上出版行业法规一直是拒绝外资的,这没有任何新意,至于服务器问题,这将会成为以后互联网立法的标配,从网络地图到打车软件立法都日见端倪,毕竟数据安全是哪个国家都不能轻言不管的,这些都不说了,说些我看到的有意思的几个点吧。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图片 1

年后颁布的被大家广泛热议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已于3月10日正式实施,对于游戏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也初现端倪。

今日,葡萄君也特别邀请朱骏超律师对其进行全面解读。

PS:由于本文牵扯较多法律条文,如果你对解读过程不感兴趣,可以直接阅读本文加粗部分,以便了解结论。

《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对游戏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网络游戏出版领域,因此在讨论该规定的影响前,我们首先要从政策法规角度来认识下“网络游戏”的定义,根据《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三定”规定〉和中央编办有关解释,进一步加强网络游戏前置审批和进口网络游戏审批管理的通知》对于网络游戏的定义,本《通知》所称网络游戏是指所有通过互联网(包括有线互联网和移动通讯网络等)供公众在线交互使用或提供下载的互联网游戏作品。主要包括但不限于:大型角色扮演类网络游戏、网页游戏、休闲游戏、单机游戏的网上下载、具有联网功能的游戏、联网的对战游戏平台、手机网络游戏。

从以上规定来看,这与我们平常所认知的“网络游戏”概念是相差很大的,以我们平常认为的与网络游戏相区别的单机游戏为例,通过互联网下载的单机游戏也属于网络游戏,也需要遵守国家对于网络游戏的相关规定(比如出版备案、运营备案),这是与我们平常所理解的单机游戏是非常不同的。在了解完政策法规对于“网络游戏”的定义后,笔者将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讨论《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对游戏行业的影响。

一、新规重申对于国外网络游戏及外资的严格管理

首先,《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重申了对于国外网络游戏出版的审批要求,与之前的管理规定并无二致,即:第一、国外网络游戏在国内出版必须由国内出版单位出版;第二、国外网络游戏在上线前必须通过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前置审批,完成出版备案并获取版号。

其次,重申禁止外资进入网络出版服务业。在此特别提醒的是,国家仅仅禁止外资进入网络出版领域(含游戏网络出版领域),重点在于网络出版,而不是禁止外资进入游戏的全部领域。新规中对于外资的禁止规定引起诸多国外游戏公司的注意,其实早在2005年的《文化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闻出版署、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商务部关于文化领域引进外资的若干意见》中,外资就被明确禁止投资“互联网出版业务”;2015年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也在“禁止外商投资产业目录”第十一项“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的第31子项下列明了“网络出版服务”,因此对于该条规定也仅仅是老事重提,国外游戏公司不用太紧张。另外,即使对于外资禁止进入的网络出版领域,也可以通过VIE模式由境内实体公司进行网络出版,参考腾讯及网易。

最后,大家关注的App Store及即将进入国内的Google Play是否会受到新规影响?有观点认为,上述国外应用平台不属于新规所确认的出版单位,因此在上述平台销售游戏应用不会受到新规影响。也有观点认为,根据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作出“对于视听服务,包括娱乐软件在内,我国承诺对跨境交付及境外消费不进行限制”的承诺,用户在上述应用平台购买属于境外消费及跨境支付,因此上述应用平台将因此免受影响。

但本律师认为,新规对于上述国外应用平台将会产生较大影响,政府不会让国外游戏平台成为法外之地,比如网络游戏出版的前置审批管理,政府可能会对上述应用平台上未经过审批的游戏进行清理,并要求平台下架游戏,这将严重影响上述游戏平台自身的审核管理权,尤其是App Store与Google Play都有一套完整的审核机制,是否将前置审批让位于政府不得而知,这将是政府管理与游戏平台管理的博弈。

二、细化对国内游戏出版的管理规定

第一、新规规定出版单位从事网络出版,必须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新规明确规定了《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的办理条件及资料,办理条件可以说是非常严格,办理难度相当大,比如法定代表人必须是在境内长久居住的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中国公民,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至少1人应当具有中级以上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有适应网络出版服务范围需要的8名以上具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可的出版及相关专业技术职业资格的专职编辑出版人员,其中具有中级以上职业资格的人员不得少于3名,具体条件及资料可查看新规规定,在此不再赘述。

我们主要关注的是:游戏公司是否必须办理《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答案是否定的。游戏出版单位与游戏运营单位可以是独立的,没有出版资质的游戏运营单位仍可以通过合作出版方式,与拥有《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的出版单位合作,完成游戏出版审批备案并获取版号,因此《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不是游戏公司的必备资质。当然,团队建议有条件的游戏公司申请办理《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以完善游戏运营出版的资质。

第二、重申网络游戏出版的前置审批手续,并细化了未经审批擅自上线的法律后果,即“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网络出版服务,或者擅自上网出版网络游戏(含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网络游戏),根据《出版管理条例》第六十一条、《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的规定,由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法定职权予以取缔,并由所在地省级电信主管部门依据有关部门的通知,按照《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的规定给予责令关闭网站等处罚;已经触犯刑法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删除全部相关网络出版物,没收违法所得和从事违法出版活动的主要设备、专用工具,违法经营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经营额5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违法经营额不足1万元的,可以处5万元以下的罚款;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第三、未经备案,不得擅自终止运营网络游戏。新规规定“网络出版服务单位中止网络出版服务的,应当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备案,并说明理由和期限;网络出版服务单位中止网络出版服务不得超过180日”。

综上,笔者认为,《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对于游戏行业的规定主要以重申及细化管理规定为主,并没有过多新的管理要求。

写在最后

《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的修订征求意见稿其实早就在2012年就已对外公布,内容与如今公布施行的最终版本相差不大,若提早知晓并作出应对措施,将对相关企业大有裨益。因此,笔者建议游戏公司应该及时跟踪影响游戏行业的政策法规信息,由公司法务或律师对相关政策法规信息汇总并提出相应合理化建议,提早做出应对措施,以规避政策法规的不利影响、发挥政策法规的有利影响。

关于诺诚游戏法:

江苏剑桥人律师事务所—诺诚游戏法团队是一家专注于游戏领域的法律服务机构,团队成员主要是熟悉游戏及互联网领域的专业律师。诺诚游戏法团队致力于提供游戏行业的专业法律服务产品,为游戏研发商、发行商、渠道商、投资者、媒体、外包团队、电竞选手主播等游戏行业参与者提供专业的游戏领域法律服务。诺诚游戏法现已为多家游戏行业参与者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在游戏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

一、网络出版新规究竟剑指何人?

广电总局和工信部公布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将于今年3月10日起施行。我一直在刷屏,试图了解一些市场动向,但除了满屏的新规法条堆彻之可谓解读外,极少见到一些经营主体,哦,新规出来后,应当称之为“网络出版服务商”的真知灼见或抱怨,这点让人意外。不过想想也是,该来的总会来,该有的也会有,大的网络出版服务商依旧能够临危不乱,神马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也是手到擒来的事,那些外资背景的中资方估计也能向当年马云私藏支付宝一样,有机会以“绕开监管”的理由将网络出版的生杀大权揽作已出了。

其实,网络出版新规最大的受害者,并非传统的网络出版服务,因为正规的网络服务提供商一定会,也一定能获得网络出版许可,所以他们自不必害怕。那么网络出版新规最大的“受害者”到底是谁,网络出版新规究竟剑指何人?答案其实也很清楚,那就是新规中所谓的“其他(从事网络出版服务)单位”,看官不明白了,谁是倒霉的“其他单位”?新规第九条说了,“其他单位”就是新规第八条所说的“图书、音像、电子、报纸、期刊出版单位”外的一切单位。那么,然并卵,我还是看不懂且脑子糊涂,能不能再具像一些,举几个具体例子听听?呐,就像《知乎日报》、《**微信书》、《豆瓣每日精选》、维基百科,以及像kindle这类喽,有没有躺枪的感觉?当然,其实还有另外一些根本就不合法经营的单位,比如说Steam,它实际上和中国没有半毛钱关系,唯一的关联就是能让中国网友通过互联网在他的平台上玩游戏,不需要经过国内主管部门的审批,但我认为,该类主体肯定不可能得到经营许可证,最大的可能就是会因为ICP的原因被工信部(而不是广电总局)干掉。看着吧,会有些变化的。

看到“其他单位”时,我也怀着相当无助的内心,这样的新规基本就是出来打酱油的,但打的却是一团浆糊。“其他”一词在法律上是一种兜底条款的设置,是一个口袋,反正正常之外,都可以装进去。这种条款日后基本上都要成为“选择性执法”的必备杀器,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是也不是,执法者解释的权力被无限扩大,创业者只能反复瞎猜自己的商业模式到底有没有被“其他单位”。

广电总局的新闻言人表示新规出台的背景是“图书、报刊等传统出版物内容普遍实现网络化传播的同时,网络文学、网络学术、网络地图、网络游戏等原创网络出版蓬勃发展,网络出版形式不断增多。网络出版服务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大量未经批准的非法网站和淫秽色情、有害信息等违禁内容”,所以网络出版形式的多种多样已经远远超出了原先监管的范畴,那么,超出监管的这部分由“其它单位”经营的出版,自然而然,其实就是新规的真实监管对象。这类多种多样的新的网络出版方式,也正是国家管控的难以触及之地。

有意思的一点是,新规第八条规定了图书、音像、电子、报纸、期刊出版单位从事网络出版,必须有网站域名、智能终端应用程序,确定的网络出版服务范围和必要的技术设备以及服务器必须境内。你不通过网站或终端,你搞个鸟网络出版啊?这点是常识,还要你法律多此一举来教我自己弄?所以,这类条款其实是软条款,没有实质作用,而新规第九条规定的对“其他单位”的“其它5项要求”才真正是杀手锏,这也造成了这两类不同出版主体的完全不平等、不公平的对待(例如: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至少1人应当具有中级以上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8名以上具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可的出版及相关专业技术职业资格的专职编辑出版人员,其中具有中级以上职业资格的人员不得少于3名)。当然,服务器还是有些意思,会成为一种趋势,暂时按下不表。

二、网络言论和网络出版的界限

新规一出,很多人都很担心,我在网络上发言、评论算不算被管理的对象,你看,新规界定的网络出版物包括“文学、艺术、科学等领域内具有知识性、思想性的文字、图片、地图、游戏、动漫、音视频读物等原创数字化作品”,我网上发个评论跟贴似乎不能算是出版,但如果我写了个长微博,写微信公众号文章、知乎专栏、当头条作者、虎嗅文章,或者我写本连载小说呢?到底界限在何处。我觉得这似乎有些惊弓之鸟之状了,其实完全不必如此,大家区别网络言论和网络出版这两种不同行为即可。

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当然,引用宪法阐述自己的概念会被同行笑话,内情大家都懂得),看得出“言论”和“出版”是两类不同的行为,不能混为一谈。那该如何区别两种行为,目前不论是著作权法还是出版条理条例,都没有对出版一词作出非常明确的界定。个人建议从两方面来甄别:

第一方面是从出版物的定义出发来界定。新规明确网络出版物是指“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的,具有编辑、制作、加工等出版特征的数字化作品”,网络言论(文字)的本身其实是一种著作权,网络言论享有“发表权”,但发表并不代表就是出版,所谓的出版,应当有编辑、制作、加工等出版特征,出版物的特点是可以进行大量的复制并发行,包括文学的汇编行为。

第二方面是从发布主体出发来界定。原旧规,即《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将“互联网出版”定义为“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将自己创作或他人创作的作品经过选择和编辑加工,登载在互联网上或者通过互联网发送到用户端,供公众浏览、阅读、使用或者下载的在线传播行为”,所以只有“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才是出版行为的合格主体,其它个人不能成为出版者,因为《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二条已经明确了“互联网信息服务,是指通过互联网向上网用户提供信息的服务活动”,这是一种经营和商事活动,个人不具备资格。所以个人不论如何发表作品,均不可能构成出版行为。其实,新规自始自终只是说了“单位”,而没有个人的概念。

自媒体是随着互联网兴起而兴起的产物,网络大V喜欢在微信公众号、知乎等自媒体平台上发表作品,但该类作品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思想内容,而不是为了出版。当然,在各类自媒体平台上,有一类现象是值得探讨的,那就是自媒体平台汇编努力后的“作品集合”,比如说知乎有“知乎日报”、“知乎周报”和“一小时电子书”等,这类平台将平台上作者创作的作品进行汇编集合后再以特定的系列名称、品牌进行发发布,似乎有“出版”的味道,这样的情况非常多见,还有一些法律检索网站,将特定案例、文章整理汇编后在网站发布,如无讼案例将无讼作者的文章进行集合后以“无讼微信书”的方式发布。个人认为,这类平台聚合文学,就极有可能会成为新规的“其他单位”,从而被要求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其公司治理结构也将发生很大的变化,应当尽早作好准备。至少目前我没有看到知乎有在其网站上向用户列示任何证照,即便连ICP备案(或许可)编号都没有在网站上公示,其实已然违反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规定了。

三、此证彼证傻傻分不清?

新规明确了“从事网络出版服务,必须依法经过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我们还知道,在旧规《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下,“互联网出版机构,应当在其网站主页上标明新闻出版行政部门批准文号”,这类批准文号,在实践中就是需要取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同时,文化部曾在2011年发布了《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要求互联网文化单位必须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化部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也要求“从事网络游戏研发生产、网络游戏上网运营、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等形式的经营活动”的单位须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2011年3月17日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出版物市场管理规定》,要求出版单位取得《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天哪,绕口令玩嘛?还是弄个表格看看,再来几张图开开眼吧。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所以,新规发布后,《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将终结其使命,《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将上台执法。

说句实话吧,即使看了上表,估计还是有很多人分不清楚该怎么办。这是因为主管机关实在是太混乱了,例如游戏涉及到文化局、出版涉及到版权局,网络涉及到工信部,让人不知所以然,其中还有很多是重复的证件,如线下和线上的出版行为,就要搞两本证。新规还是工信部和新闻广电局联合颁布的,想想日后跑来跑去盖章,其实还真是少不了了。

微信公众号:mclawman

互联网法律深度观察!

编辑于 2016-02-19

本文由188比分发布于游戏杂谈,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于游戏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也初现端倪,网络出版新规最大的受害者

关键词:

网易正在尝试做一款强社交的重度VR,网易终于要做VR了

行业或变天,网易首曝第一款支持VR游戏,还是MMO!丨小道VR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03-13 深度 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详细>>

楚留香手游中不少小伙伴都想知道暗香跟华山进行对打,华山这

楚留香暗香对阵华山PK攻略 暗香怎么打华山 楚留香手游中不少小伙伴都想知道暗香跟华山进行对打,要怎么打才能赢...

详细>>

51《寻秦记》画面饱满,51《寻秦记》游戏以黄易经典武侠同名小

醉梦红颜博一笑 51《寻秦记》首服火爆开启! 时间:2018-05-10 09:32:00 来源:厂商提供 作者:厂商 犹记当年红火一时的...

详细>>

令无数策略玩家为之赞叹,没有智勇双全的武将不行

华天龙《乱世大三国》平定三国开启新篇章 时间:2018-05-10 09:34:00 来源:厂商提供 作者:厂商 三国时期天下大乱,各...

详细>>